高級搜索 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 > 本社動態 > 杭州“拉貝日記”《人間世》:記錄國人的苦難與家國精神
杭州“拉貝日記”《人間世》:記錄國人的苦難與家國精神
   時間:2019-12-23

      近日,被譽為“杭州版《拉貝日記》”的《人間世》(原書名《Heaven Below》曾譯為《天堂之下》)經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面市。作者是蕙蘭中學(今杭州第二中學前身之一)的第五任校長、美國人葛烈騰(1889—1946)。譯者“蕙蘭”,實際為而今杭二中的師生。在12月13日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,一場交流研討會將在杭二中舉行。

      《人間世》是葛烈騰的第一視角回憶錄,也是杭州的一段屈辱史、反抗史。

       葛烈騰于1912年來到中國,先在湖州開展教育和醫療工作,1923年被派往杭州擔任蕙蘭中學校長。蕙蘭中學是當時杭州最大的難民收容所。1937年到1941年,長達四年時間里,在蕙蘭中學避難所庇護了1萬多名落難婦女、養活了2000多名戰爭孤兒。

       書中主要記錄了1923到1942年杭州的風土民情和政治社會的變革,留下了喬司大屠殺、午潮山慘案等日軍侵占杭州期間的累累罪行,記述了杭州市民在抗日戰爭時期經受的災難深重的殺戮、壓迫和侮辱,以及學生、農民與各行各業的市民悲壯的戰斗。

       書中說:“每當夜幕降臨,紫色的云彩懷抱著遠山,湖水共長天一色……無論是加拿大的班夫公園,還是瑞士的盧塞恩湖,與西湖美景相比無不相形見絀,這就是人間天堂!

       然而,這座天堂卻被戰爭籠罩,處處惡行昭彰。葛烈騰一邊拯救生命,一邊親眼目睹日軍攻占杭州后的殘酷殺戮、百姓的悲慘命運。


“離蕙蘭中學不遠處的一個銀行成了日本兵的馬廄……每一匹馬身上都蓋著一床絲綿被;與此同時,在我們的比難處,大約有一千五百個婦女和女孩,他們每人都只能分到借來的床單的一個邊角來抵御嚴寒!


“一個軍官經常把兩條兇惡的警犬帶到街上,讓他們撲向行人以此取樂。一天,他來到一家商店……他認為店主要價太高了,于是就指使他的狗撲向店主!


       “被日軍占領后的整個杭州城,充斥著恐懼。他們害怕面對饑餓,面對酷刑,面對敲詐,面對財產被沒收,甚至害怕面對生活本身!

       如此這些真實而又震撼的事件比比皆是,透過作者不偏不倚的筆端一一鋪陳。

      相比在悲慘與恐懼中郁郁寡歡、憤憤不平,當人們面臨它們時的決定,最是體現人性的可貴、精神的光輝——

       作者看見了一種從中國人民舉止投足間流露出的堅強的民族意志、民族凝聚力和愛國主義精神。

       “第一天,炸彈把車站前面的鐵軌直接炸開了,筆直的鐵軌成了扭曲的絲帶……但兩個小時候,下午開往上海的列車駛過已經修復好的路基!

       一位老先生幾年前籌集了家族里所有的資金,在城里建起了一個新的商業區。杭州因為日軍侵華而大部分面目全非,這片商業區相對完好。葛烈騰給身在上海老人帶去“喜訊”時,老人“一下激動起來,開始慢慢地絞著雙手,喃喃自語:‘丟人啊,丟人啊’……‘為什么我這個老家伙這么丟臉,把我的財產留給了敵人?你們為什么不把它毀了呢?’”

       葛烈騰在書中不止一次地感嘆:我看到了中國人民身上所具有的頑強意志,他們竭盡全力去做沒意見有價值的事,無論他們身處險境抑或面對其他境況。

       1941年底“珍珠港事件”爆發后,葛烈騰夫婦被日方強制遣送回國,回憶錄《Heaven Below》于1944年出版。2015年,蕙蘭中學的“后代”杭二中輾轉在找到《Heaven Below》。

       昭昭前事,惕惕后人。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一次實踐,讓學生真切感受新中國“站起來、富起來、強起來”的意義,2016年,杭二中辦公室蔣鳳英老師開始嘗試對本書核心章節進行翻譯;2017年,杭二中正式組織成立了譯校團隊,由16位青年教師和7位學生共同組成。團隊花了約兩年半時間,數易其稿的《人間世》,完成終于于2018年10月完稿。

       仇恨沒有益處。只有不忘過去,才能矢志前行。誠如杭二中校長尚可在書中代序寫道:“銘記這段歷史,我們不是為了激發仇恨,而是要以史為鑒,時刻警醒,更好地珍愛和平,開創未來。就像拉貝的那句名言‘可以寬恕,但不可以忘卻’。

怎样通过医疗数据赚钱